[美术教育]如何更好的开展美术教育活动?

亚博编辑整理 次浏览

摘要:这也就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重视美术。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民众对于艺术素质教育的意识也逐渐提升,需求结构不断扩大,需求前景广阔。艺术培训既是文化艺术消

  这也就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重视美术。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民众对于艺术素质教育的意识也逐渐提升,需求结构不断扩大,需求前景广阔。艺术培训既是文化艺术消费,更是文化艺术再生产,不断推动文化市场发展,为市场发展提供大批高素质生产力。

  教育行业是一个可以短期投资、长期收益的行业,一般都是三年为一个界限。从长远角度来看,投资的回报率可以说是高达100%,这就是为什么近年教育培训成为了一个趋势。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现在的父母更注重培养孩子的课外兴趣,课外基本上都会报一个兴趣班。

  而美术属于综合性课程,可以根据不同年龄段幼儿生长发育的特点,将绘画性的游戏作为载体,让孩子从认识艺术到运用点、线、面进行图形的绘画,自己亲身感受线条可以带来的美感。以此来达到开拓幼儿思维的目的。这样不仅能够锻炼孩子的审美能力,也让孩子更专注于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给孩子一个充分表达自己内心感受的机会,打破思维的定式,让孩子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世界。

  中国艺术培训市场目前仍处于发展阶段,培训需求巨大,商机无限,利润空间十分可观,所以吸引了众多的机构和组织投身于市场,也推进了培训行业的发展。所以21世纪少儿美术教育将成为最具发展潜力的行业之一,而未来的20年将是少儿美术教育飞速发展的时代。

  动手和实践艺术是儿童身心健康成长的前提,少儿美术教育其目的并不是把每个儿童都培养成艺术家,而是通过美术教育来提高学生的全面素质。而且我国对于少儿美术培训行业的发展比较缓慢,目前90%的城市还没有较为出色的美术品牌,也没有专门的美术学校来培养小孩子对美术的兴趣。

  在中国目前的教育行业中,英语和少儿艺术教育培训已经逐渐成为了行业的支柱,但随着我国英语类市场的不断饱和,少儿艺术教育培训的潜在市场又出现了。由于美术、乐器等领域发展的时间比较晚,导致3-15岁少儿入学率还不足15% ,可见美术教育行业的市场潜力巨大。

  这一系列的好消息都在向我们表达一个信号——艺术培训市场是一块诱人的蛋糕,是21世纪最有前景的发展行业之一。未来二十年是教育行业发展的黄金时期,更是少儿艺术教育发展最好的时机。

  要正确解读美术教育与美育的基本精神,首先需要对“美术”与“美育”之概念进行溯源。清末民初,“美术”一词自日本传入中国,并经梁启超、王国维等人先后使用得以迅速传播。该词传入之初,与今天的含义几乎完全不同。彼时所谓“美术”,是指“美的艺术”,是艺术的总称,是一种泛指。如要实指,则是包含绘画、雕塑、建筑、金石、碑刻等所有以实物形式呈现的艺术品或文物。“五四”新文化运动后,随着白话文兴起,“美术”的语义与所指逐渐变为基本与今天的“美术”一词含义相当,即主要是指造型艺术。但不论是引进之初的“美术”,还是今天的“美术”,都离不开对美的探求。

  《 人民日报 》( 2018年09月30日 12 版)

  美术教育不能缺乏情感的贯注。现在,我们所理解的美术教育,更多侧重于技能教育,而非情感教育。很多人将美术教育等同于职业技术教育,培养的是美术技能,而非认知美的能力。这一问题根源在于缺乏情感的贯注。情感是认识美、研究美的基础,没有情感则无以言美感。美术教育若缺乏情感和趣味,则徒成为一种纯知识或纯技能的教育,必定会背离美育的本质。如今,随着全国高等美术院校的蓬勃兴起,美术教育呈突飞猛进之势。只是,现在美术院校的美术教育,多侧重于“术”的教育,而忽视“美”的培育。一些美院学生只知道画画写生,却不知道去思考美、研究美,或者说在一定程度上丧失了思考美、研究美的能力。事实上,对美术教育工作者而言,美才是本源,术只是手段和途径。

  美术教育不能脱离对艺术与美的起源的探究。艺术起源于对美的认知。人类在鸿蒙初开之际,即发现了美,因而要用艺术来表现美。没有脱离了艺术的美,也没有脱离了美的艺术。我们所要研究的美,主要还不是指大自然的美,而是艺术的美。当然,艺术之美离不开对自然美的体悟,或者说,艺术美源于自然美,但不等于自然美,艺术美是对自然美的提炼和升华。只有在自然美基础上的艺术表达,才可称之为具有美学价值的美。自然是客观物象,而美是人的意识的能动体现。没有脱离了人的美,也没有脱离了追求美的人。因此,美育还应重视培养对象的感悟能力和艺术语言表达能力。懂得美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表现美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人人都知道辽阔的草原很美,但并非人人都知道如何表现草原之美。美育,还需要培养对美的艺术表现力——不论是用美术、音乐、舞蹈,还是用文学、戏剧等形式。美育和美术教育,需要使人学会如何对美进行艺术化表达。

  实际上,“美术”一词在进入中国之初就具有了“美学”和“美育”的基本内涵。在梁启超、王国维、蔡元培等人的文章中,出现了大量关于美术与美育精神的论述,也因此,他们成为了中国现代美术、美学与美育的重要倡导者与启蒙者。

  梁启超的美育精神是“趣味教育”,所谓趣味,就是要具有生活的娱乐性,即将美术作为国民教育的一项基本娱乐活动,而且是一种高级娱乐活动。这种“趣味”是一种精神层面的愉悦,是指一种昂扬向上的、乐观的人生态度与人生精神。他有时也将“趣味”表述为“情感”,而“美”则是情感中带有神秘性的一种。因此,他时常将“趣味”“情感”“美”三词混用。王国维则提出,“教育之事亦分为三部:智育、德育(即意育)、美育(即情育)是也。”由此,他成为中国教育史上明确提出培养人的德、智、体、美四育主张之第一人。在功利性教育滥觞的当时,王国维还提出了无用之用的启蒙教育思想,即以无功利的审美教育代替功利主义教育。蔡元培则在梁、王基础上更进一步指出,教育不仅是智育,即智识的教育,还应该有情感的教育,而这情感的教育就是美育。梁启超、王国维、蔡元培对美育的阐释虽略有不同,但都指出了美育的一个基本特质:无功利的情感教育。

  前不久,习近平同志在给中央美术学院8位老教授的回信中,充分强调了美育工作的重要性,表达了对当今美育和美术教育的关切。这一回信不仅有深刻精神内涵和重要文化指引作用,也对当今美术教育提出要求。

  这些早期对于“美术”“美育”的论述,对今天的美术教育发展依然具有重要意义。譬如,梁启超曾指出,美育之要在于懂得美。懂得美,关键在于要懂美的理论,也即美学的基本原理。例如,若把一幅画摆在你面前,你如何欣赏它?它为什么美?要回答这些问题,便需懂得基本的绘画美学原理,懂得光、影、色的和谐之美。又如怎样欣赏书法之美?是不是用毛笔在宣纸上把汉字表现出来就是美了?是不是笔画线条和谐对称就是美了?并不是。品鉴书法之美亦需懂得基本的书法美学原理与经典笔法。没有美学原理、笔法作支撑的书法,只是一堆线条的杂乱堆砌。当前,有些老师只教学生有实际用处的知识,把理论和原理当成无用之物。殊不知,美学原理是美术理论的重要支撑。什么样的理论才能叫作原理?原理是对具体事物的规律的抽象化和理论抽绎,也就是一种哲学。所以,美学思维是一种哲学思维。美育,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哲学教育。只不过它不似哲学理论那样枯燥,更多的是教会学生在生命体验中感知美、发现美、探索美和创造美。因此,在当下的书法、绘画教学中,老师不应仅仅教会学生如何临摹、创作,更应教会学生如何认识和欣赏艺术之美。

  美学思维是一种哲学思维。美育,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哲学教育。只不过它更多的是教会学生在生命体验中感知美、发现美、探索美和创造美。所以,美育和美术教育的目的,不仅是要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

  某种程度上说,艺术创造的过程,也是发现美和创造美的过程,而美育和美术教育,就是要以美育人、以文化人,进而解决艺术创造和美的创造的问题。

  所以,我认为美育和美术教育的目的,不仅是要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不仅要知道常识,更要真正懂得常识。这一过程,就是发现美和创造美的过程。而这一过程本身,也是情感积淀的过程。当情感积淀达到一定程度,则会产生审美愉悦,这就是美育之结果。

  美术是美感认知的重要实现途径和表达手段,美育主要靠美术教育来体现和完成。习近平同志指出“美术教育是美育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以为这其中深隐着四个层面的含义:一是美术教育与美育之间有着重要关联;二是美术教育是美育的基本体现;三是美育是美术教育的精神旨归;四是当今美术教育缺乏美育精神。

  二、培养学生学习美术的兴趣

  在素质教育的实施和音体美的完善落实情况下,我们美术教育业被推到了最前沿。然而美术教育的根本引导点在于培养学生的正确审美观,提高学生感受美、欣赏美、创造美的能力。新的教学大纲中有“充分发挥美术教学陶冶情感的功能,努力培养学生健康的审美情趣,提高学生的审美能力。”我们美术教育者们应多方面探索素质教育的发展之路,当然也要根据美术教育的特点结合学生的心理素质来促进素质教育。

  一、正确认识学习美术的意义美术课程是审美教育的主要途径,学生感知和形象思维能力的发展,能够促进学生的创造和技术技巧意识的形成,能够促进学生个性化和全面发展。

  学习美术不仅仅是一种单纯的技能训练,而是一种文化的学习。只有在广泛的文化情境中来学习美术,感悟美术、理解美术,才能真正体验美术的精髓,学好美术对于训练学生观察力、培养学生的空间思维力、想象力和动手能力等各方面都有好处。还可以提高自己对艺术的修养和欣赏能力,很有美感地进行色彩搭配 (比如衣服穿着上运用色彩对比与和谐知识)等;通过绘画还可以表达事物的另外一种方法,也可以为留住少年时代记忆另一种方式;还有工艺制作,如制作贺卡可以加深同学之间的友谊,标志设计体验自己设计的成就感。

  “ 兴趣是带有情绪色彩的认知倾向”。对美的追求是人的天性,我们人人都是美的追求者。尤其是青少年阶段,对美的要求比其他阶段的人还要高。不管是对穿着、首饰、形象的搭配、就连吃的食物造型都要求有一定的美感。如同我们吃的蛋糕,冰淇淋等。新的《美术课程标准》在前言部分的“基本理念”中就激发学生学习美术的兴趣进行了说明 “应充分发挥美术教学特有的魅力,使课程内容与不同年龄阶段的学生的情感和认知特征相适应,以活泼多样的课程内容呈现形式和教学方式,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并使这种兴趣转化成持久的情感态度。”要调动学生的学习动机,充分利用美术学科的特点来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让他们体验到学习的兴趣。

  我认为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

  那么怎样才能更好地开展幼儿美术教育活动呢?

  其二,可配合教学,根据实际情况开展丰富多彩的认知活动.

  有的放矢,因材施教

  美术活动是一种智力活动,既有思维又有表达,强调幼儿会想再会画,思维在先,表达在后,过去教学中只重视技巧表达而忽视了思维的训练,现在不能因强调思维的训练而忽视基础知识、技能。在美术活动中,美术技能是幼儿将自己的情感、意向和观念托付于材料,使材料变为表现的媒介,如同语言一样,人不可能不用语言或者用自己不懂的语言去表达思维。教师应通过教学指导和帮助幼儿探索和驾驭美术材料,进行不同的启迪指导,提出不同的要求。

  自由创造,为他们新奇、离奇、夸张、变形、具有丰富想象力的作品而加油,让全体幼儿为他们敢想、敢画的求异精神鼓掌,这样孩子就会发现只要有趣,画什么都行,画德不好老师也不会怪我,扫除了幼儿创作时的心理障碍,让他们勇敢地、大胆地、毫不顾虑的安排好自己的想法去画,这样就能取得事半功倍的良好效果。

  如:让幼儿欣赏优秀的美术作品,能使幼儿逐渐从感知表面形式美过度到理解作品的内在美,提高审美的能力,与此同时,幼儿的艺术兴趣越来越浓厚,这时就抓住时机设法将幼儿头脑中丰富的美感知觉体验引入到美感体验的表现阶段,激发幼儿的表现欲、创作欲。

  美术教育没有既定的模式,每次在上课时都像是带幼儿做一次探险,做一次想象中的旅游,不拘形式,不择手段,让孩子展开想象的翅膀,自由创作。

  教学活动的结束不应以作品的结束而结束,评价作品也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

  美术教育是一把双面的刃,教得多了儿童极易成为教育内容与教师偏好的奴隶,难以挣脱,有幸挣脱,亦已深受伤害;教的少了期待自然开花的结果,却常见儿童为技巧不足的挫折感所苦,学习的过程空有刺激而没有收获。

  首先教师不能以成人的眼光或专业的眼光来看待幼儿的作品,画的虽然不美观,却是孩子丰富内心世界的体现,评价幼儿的作品是一个提高幼儿的审美能力,集思广益的过程,要幼儿人人参与,积极发表看法。

  即教师在指导中要有的放矢,做到因人施教,使每个幼儿在指导中都有所得。

  首先,要让幼儿对所画的内容、形象有强烈的兴趣,走进童心世界,观察幼儿的所思所想,让他们在头脑中有个鲜明清晰的形象,使之呼之欲来,内心产生创作欲望。

  欣赏幼儿的作品,并给予客观、公正、合理的评价

  每次活动结束,将幼儿全部的作品展览,让孩子互相审视、交流,教师欣赏每一幅作品却不必给作品打分,不给作品打分、不给作品下结论。这样画好、画坏,幼儿没有心理负担,创作欲回更强,但是老师应记下每个幼儿的不足之处,以便以后的活动中因材施教。

  孩子们经过审视,相互交流,相互观摩,学习,他们心理明白谁颜色配的好,谁的构思有主次,谁话的新鲜有趣,自己有哪些不足,通过大家品评,孩子们的信心,自强自爱逐步提高,他们的创作性会更强,创造的火花一旦被点燃,课堂就成了一个喷发的火山,图形光怪离奇,颜色五彩缤纷,满世界都是孩子们的涂鸦,这时你会发现这一刻是我们人生中最光彩的时刻。

  鼓励幼儿自由想象。

  每个幼儿都有创造的欲望,传统的教育总是喜欢让孩子适应成人的世界,要让幼儿照样画葫芦,孩子的想象受到束缚,久而久之,他们就会失去创造的兴趣和信心。

  经过进一步的研究和实践,

  幼儿美术教学的重点是创造意识的启迪,而不是技能的传授,我们可以利用幼儿以自我为中心“泛灵伦”的心理特点,让他们无拘无束地、不分时空地自由想象,给所画物体注入生命注入热情,特别是用拟人化,主观情绪化的手法画一些人物、动物,他们就像画他们自己。

  在春天,让幼儿去公园数一数桃花有几个花瓣,摸一摸柔软的小草,看一看花丛里的蝴蝶张着几个美丽的翅膀,翅膀上有什么美丽的花纹。去动物园看看大象的长鼻子、湖里的白天鹅,让孩子从小就知道大自然和人们的生活是创作的源泉。

  鼓励幼儿自我发现,自我创造

  注重幼儿在美术活动中的自由创作,并不意味着教师不用去教,而是对教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走进童心,激发幼儿的学习兴趣

  齐白石 《花鸟册页》 纸本水墨

  儿童绘画是人类的一种普遍现象,中外古今皆有儿童画,但历史文献中却鲜见对儿童画的表述。

  元 王冕 《墨梅图》 纸本水墨 故宫博物院藏

  清 恽寿平、王翚 《花卉山水》合册(局部)

  在很多教师的眼中,“成熟”在中小学生美术教育中是一个值得避讳的词语,但细细琢磨,人类几乎全部教育都在帮助学生变得成熟,水墨画教学又岂能例外呢?

  儿童在涂鸦期虽然能够自由地挥洒,但大多数情况下并不与现实或者精神中的形象相联系。在样式期和写实期,儿童的作品大多根据已有事物进行绘画,因此他们笔下的形象不会有多大的差别。由于我们的美术教育长期以来对写实性的强调和追求,我们很多人的绘画学习之路进入写实期也就到了终点。

  作者:尹少淳

  在中国画中,我们通过临摹、研习和写生等诸多方式,掌握了中国画的整体样式,并能以这种样式去进行再现和表现,其实这并不够,因为其效果如同儿童通过学习获得图式,并以图式去表示一类事物并无二致。

  例如,四岁的孩子,画了几个墨点,可能并不存在组织感。而在成人的水墨画里,这几个墨点就会形成明显的组织感。这就是成人水墨画与中小学生水墨画的区别。成人水墨画中,该虚的虚,该实的实,该空白的留空白……所有这些做法都有“意识”。

  我们需要做的是,在趣味与成熟之间保持一种张力,让学生在趋向成熟的过程中,同时获得变通能力与创造能力。如果将学生的天性、无拘束性的表现与成人对画面有意识的处理,以及与书写性表现结合起来,我们的水墨画教学将别开生面,自成一格。

  中国画创新的一个重要途径是样式的创造,美术教育可以针对这一点进行重点教学。教育针对的是人的发展问题,美术教育自然针对的是人的美术发展问题。因此,只有了解了人的美术发展规律,才能有针对性地采取举措,促进人的美术发展。

  对儿童绘画的学术研究始于发生在19世纪的欧洲。研究者的主观愿望则是研究人类的发展和艺术的发生学问题,其理论假设是“复演说”,即儿童的发展实际上复演了人类的发展和艺术的发生。因此,只要弄清楚儿童绘画的发展,也就弄清楚了人类是如何发展和艺术是如何产生和发展的问题。

  成人水墨画的画面组织比中小学生要讲究。

  《中国画的传统与创新——中小学美术教育的作为》

  文章摘自《中国中小学美术》2018年第7期

  其实,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阶段需要续接,这就是样式创造阶段。正是通过这一阶段,一个人的个人风格才会最终形成。对中国画而言,也只有到了这个阶段才会形成真正的创新。当然,这个阶段已经超越了儿童的美术发展,一般只能发生在以美术为继续学习内容的人或者以美术创作为职业的人身上。

  其二

  徐悲鸿 《哀鸣之马》 纸本水墨 1941年

  在教学中,教师如果能够把这些东西渗透到中小学生的水墨画创作中,教学就沉潜下去了。水墨画应该这样教,而不是什么东西都宽泛地讲,那不会有太大的效果。

  再后来,儿童就进入写实期。他们希望掌握技术,将自己所看到的对象忠实地描绘出来,从而进入“由画知到画见”的阶段。

  清 赵之谦 《桃实牡丹图》 纸本设色

  只有这样,一些有才能的学生才会逐渐获得样式创新,也只有这样,才会形成中国画创新的整体态势。

  林风眠 《梨花小鸟》 纸本设色 1977年 上海中国画院藏

  其一

  在中小学,中国画的教学更多地是通过水墨画来呈现的,学生如何画水墨画应该有个参照,最好的参照是成人美术。就像我们判断一个孩子是否聪明,其实常常是与成人进行比较的,也就是判断这个孩子距离成人智力的远近。

  纸本设色 1672年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元 赵孟《秀石疏林图卷》 纸本水墨 故宫博物院藏

  成人水墨画作品的用笔方式融入了中国书法的精髓。要理解这点,我们必须知道书法用笔的特点。

  教师在水墨画教学中要注意渗透美术表现的形式法则,疏、密,虚、实……我们看中小学生画的东西(物象形态或墨迹)的时候,可能不知道他们是有意还是无意的。

  样式期,也称为图式期,这时候的特点是儿童用一些学来的图式以不变应万变地表示一类事物,而不仔细地区分。如用一种图式表示鸟类,而不管是麻雀、燕子,还是老鹰等;用一种图式表示所有的花,而不会细分玫瑰花、牡丹花,还是月季花等。实际上,这个时期的儿童并不尊重视觉感受,这种现象被贡布里希称为“画知不画见”。

  心理学家收集了大量的儿童绘画作品,并进行分类整理,提出了儿童绘画发展阶段的概念。虽然心理学家们提出的观点和划分的阶段都所有不同,但有三个基本分期几乎是公认的,这就是涂鸦期、样式期和写实期。

  涂鸦期的儿童随意地涂画,使得手对工具的控制能力得到逐步的加强。一旦儿童给自己的图画结果命名的时候,就表明他们开始关注画面形象与外界的联系了。常常在儿童给自己的涂鸦取名为“鸟”“蚂蚱”的时候,成人却怎么也识别不出他们所认识的鸟和蚂蚱。

  通过与成人美术的比较,我们能够清晰地发现中小学生水墨画的特点,认识他们究竟是如何表现的。成人水墨画跟中小学生的水墨画的区别有如下几点:

  在中国画的教学中,一旦学生掌握了中国画的整体样式,甚至在尚未完全掌握中国画的整体样式之时,就应该引导学生在掌控中国画基本底线的情况下进行样式创造的探索,并在其原有“苗头”的基础上努力创造出具有强烈个性色彩的样式。

  此外,构图的形式法则、笔墨与表现对象和情感的同构性等,这些成人所意识到的东西,也需要逐渐地渗透到学生的水墨画学习中。通过这样有“意识”的教学,他们才能越来越接近成熟的目标。

  长期坚持,慢慢地,中小学生对水墨画就有了一些了解,“意识”就渗透到他们的创作去了,教学也就真正产生了效益。如果我们在水墨画的教学中,完全任由学生自发地进行水墨游戏,而没有“意识”的渗透,他们就会不断地重复过去,如此,怎么会有进步呢?

  陆俨少《峡江险水图》 纸本设色 1984年

  傅抱石 《晨曦中写延安之美》 铅笔 1960年10月3日

  就一般的学生而言,更重要的是需要体认中国画的“底线”,认识中国画的典型特征,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不会将美术,尤其是中国画创作作为自己的职业选择。

  书法用笔可以从圆开始,圆也就成了我们认识书法的起点。我们体悟汉字的书写,基本上跟“圆”相关,都是在找那种画“圆”的感觉。横画、竖画如此。对此,教师需要帮助学生通过书法慢慢体悟和理解,最终用于水墨画表现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