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莹颖]章莹颖遇害第734天:被强暴、殴打、分尸

亚博编辑整理 次浏览

摘要:章莹颖家人的华裔律师王志东提到,章莹颖的家人对辩方律师无所不用其极的为嫌犯开脱死刑的做法,表达了强烈的愤怒与谴责,章家人表示,他们立场明确,就是希望被告以死刑定罪

  章莹颖家人的华裔律师王志东提到,章莹颖的家人对辩方律师无所不用其极的为嫌犯开脱死刑的做法,表达了强烈的愤怒与谴责,章家人表示,他们立场明确,就是希望被告以死刑定罪。

  据海外网报道,2017年6月9日,章莹颖在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失踪,校园内的一处监视摄影机拍下了她失联前的最后画面,视频显示章莹颖进入了克里斯滕森驾驶的汽车。克里斯滕森事后表示已经让章莹颖下车,但检方认为他实际上将章莹颖带回了公寓,控制了这名女孩的行动,导致她流血,并在事后对自己的公寓进行了清扫。FBI也曾让克里斯滕森的女友戴上监听设备,并在随后录下了他描述如何绑架章莹颖,以及女方遭袭后进行反抗的情况。

  就在距离章莹颖案审判不到2个月之际,被告律师却表示,他们放弃以精神健康作为辩护理由!这也让章莹颖家人的律师等人感到“不寻常”。

  ▲章莹颖案被告克里斯滕森。(图源:美联社)

  导读

  据海外网报道,中国访问女学者章莹颖在美被害案即将于6月开审,而就在距离审判不到2个月之际,被告克里斯滕森的律师却表示,他们放弃以精神健康作为辩护理由,这一出乎意料的发展也让章莹颖家人的律师等人感到“不寻常”。

  章家人的律师王志东说,审判过程中,陪审团需要依据证据对“定罪阶段”与“量刑阶段”分别进行考虑,其中,前者大概会持续两周,后者则约需三周,这也意味着,全案审判告一段落,至少要等到7月。

  克里斯滕森的开审日期为6月3日。当地时间4月16日,沙迪表示,为了顾及公众与受害者家属的请求,他同意在厄巴纳联邦法院实时转播审判情形。

  章家人盼被告以死刑定罪

  此前,克里斯滕森的律师多次以被告需要接受精神鉴定,且需要的心理健康专家尚未做好准备、需要准备相关材料为由,多次要求延迟审判日期。他们还一直计划辩称被告“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以寻求避免死刑。因此,被告态度突然“大转弯”也让章莹颖家人的律师等人感到“不寻常”。

  此前回顾:

  王志东表示,一旦被告罪名成立,可能出现的量刑结果只有“死刑”或“终身监禁”。

  “我对此感到震惊,”章莹颖家人的律师贝克吉特表示,“我可以理解这似乎是某种策略。不过也可能是克里斯滕森不想要和心理医师交谈。这令人感到迷惑。”

  综合美联社、美国《世界日报》等媒体29日报道,被告克里斯滕森的律师上周在没有给出任何理由的情况下,突然提出“撤销心理健康专家出庭作证”的要求,放弃以精神疾病为由进行辩护,此举导致检方预定在当地时间29日进行的心理健康评估取消。

  一直关注章莹颖案的王志东律师则表示,原本4月29日早已排定由检方的心理医师对克里斯滕森进行评估,但由于辩方提出撤除心理医师作证的要求,因此检方安排的评估也就没有进行的必要。现在的情况是,将作证环节撤销后,不仅检方不用进行心理评估,辩方已完成的评估报告及其预计出庭作证的医师也都不能作为法庭证据及证人。

  ▲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图源:美联社)

  中新网4月19日消息,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日前,美国联邦法官沙迪(James Shadid)裁定,涉嫌绑架及杀害中国女访问学者章莹颖的被告克里斯滕森(Brendt Christensen)的案件审判,将在皮奥里亚联邦法庭(Peoria federal court)进行,但同时,也会在香槟伊利诺大学(UIUC)旁的厄巴纳法院(Urbana courthouse)同步转播。

  章莹颖的父亲和其他家人通过翻译在法庭上听取了这些陈述。克里斯滕森坐在他的被告席,似乎没有反应。

  然后,克里斯滕森把章莹颖带到浴室,在那里他用一根棒球棒击中了她的头部,并劈开了头。米勒说,克里斯滕森最终用刀刺了她并切断了头。

  但联邦地方法院法官詹姆斯·沙迪德迅速否决了这一请求,称这可能相当于“无限期延迟”,他补充说“这不符合司法利益”。

  塔瑟夫只否认了这些细节中的很小一部分,但对克里斯滕森在录音中称章莹颖是他的第13个受害者的事实表示怀疑。辩方律师声称克里斯滕森在守夜活动之前已经大量饮酒,并补充说没有证据表明克里斯滕森在章莹颖之前曾杀过任何人。

  据美国中文网综合报道章莹颖案当地时间12日开庭进入控辩双方开场陈词阶段,被告克里斯滕森的一名代理联邦律师意外地当庭承认他的客户杀害了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而检方则披露了凶嫌作案的更多血腥细节。

  在周三开始发表开场陈词之前,克里斯滕森的律师曾试图推迟审判,因为一项新发起的民事诉讼要求对两名在案发前几个月接待过克里斯滕森的伊州大学咨询中心社工,对后者的风险采取“故意冷漠态度”进行追责。

  如果克里斯滕森被定罪,会有一个死刑环节,由陪审员决定是否判处被告死刑。

  联邦检察官尤金·米勒说,克里斯滕森在遇见章莹颖前几个月就已经开始计划绑架和谋杀某人。米勒在开场陈词中表示,克里斯滕森将自己与连环杀手特德·邦迪相提并论,并且在调查人员未能找到章莹颖遗体后,向他的女友吹嘘“我非常擅长这事”。

  “布兰特·克里斯滕森对章莹颖的死亡负有责任。”联邦律师乔治·塔瑟夫周三在皮奥里亚联邦法院的一个满座法庭内说,“布兰特·克里斯滕森杀害了章莹颖。”

  尽管承认克里斯滕森杀人,但被告并没有改变他不认罪的辩护。塔瑟夫说,这是因为克里斯滕森正在“为他的生命受审”,有几个“事实问题”必须在量刑前得到辩论。

  “他绑架了她,他谋杀了她,他掩盖了他的罪行。”米勒说。

  对这些样品进行的DNA测试发现与章莹颖的血液匹配。

  米勒说,克里斯滕森彻底清理了他的公寓和车辆,以掩盖他的罪行。但调查人员在他的床垫和床的基板,以及干墙,地毯下面和棒球棒上都发现了血迹。

  在辩方出人意料的开场陈词前,检察官花了45分钟时间概述了章莹颖死亡前的可怕细节,检方审查章莹颖在克里斯滕森位于香槟的公寓里遭到强奸、殴打和斩首。

  试图延迟审判

  在那次录音中,克里斯滕森据称表示他想参加守夜活动,“看看有多少人在这里。”他说,“他们为我而来。”他还补充说,章莹颖的遗体永远不会被找到,她的家人从中国前来寻找她,将“空手而归”。

  在开场陈词后,法庭传唤了多名证人出庭。庭审在当地时间下午3点30分左右结束,法官称进度有些超前,当地时间周四上午9点左右法庭将继续开庭。

  资料图:嫌犯克里斯滕森

  本案的12名陪审团成员和6名替补已经在周二完成选择。那些坚决反对死刑,或认为可以判处预期外杀人案犯死刑的人不得担任联邦死刑审判陪审员。

  检察官指控克里斯滕森折磨并杀害了章莹颖,并且被告表达了成为知名杀手的愿望。

  这些细节是通过克里斯滕森女友的秘密录音获知的,她与FBI合作并佩戴窃听设备记录他们的谈话,包括在为章莹颖的守夜活动上。

  克里斯滕森的律师声称,民事诉讼“可能为克里斯滕森提供大量减刑证据,这是他目前无法确保的”,即迄今为止拒绝接受辩方询问证人的证词。

  章家三口及男友侯霄霖进入法院。(来源:美国《世界日报》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米勒说,在将章莹颖带回公寓之前,克里斯滕森假扮卧底警官说服她上了他的车。米勒表示,被告在家中撕毁了章莹颖的衣服并强奸了她,然后使受害人窒息大约10分钟,期间还刺伤了她,整个公寓都是血。而章莹颖在整个过程中一直在反抗。

  26岁的访问学者章莹颖于2017年6月9日失踪。监控镜头显示,章莹颖在错过一辆公交车后上了据称由克里斯滕森驾驶的汽车内。她在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被看见,她的遗体也至今未被发现。

  章莹颖的遗产管理方在上周五发起了这项联邦民事诉讼,将两名社工米巴赫和莫平,与克里斯滕森共同列为被告。

  她出生于福建,还有个弟弟。

  单是简单的陈述,就足以令人心惊。

  此后好几天,媒体只爆出,案件仍在积极调查。

  章莹颖依然没有被找到。

  警方的线人指出,他告诉正在路边等车的章莹颖,自己是一名警方,并出示了一枚假警徽。

  随即,警方联系与章莹颖相关的人,章莹颖的同学们表示,确实联系不上章莹颖。

  至于在车上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道。

  卧室床底、床单、墙壁和浴室等地方全部有血印。

  历时整整2年,这桩案件终于有了着落。

  而章莹颖的父母,为了找到章莹颖,放下工作,在语言不通的美国四处求人。

  据美方报道,当天晚上9点24分左右,章莹颖的副教授突然报案称,章莹颖不见了。

  但即便这样,章莹颖依然没有下落。

  今天,是章莹颖遇害第734天了!

  后来新京报来专访,在访谈期间,章妈妈一提及女儿,便失声痛哭,采访不得不立即中断。

  随后过了几天,克里斯滕森第一次出庭受审。

  据新京报称,当时克里斯滕森绑架章莹颖之前,还与其搭讪了1分钟。

  后来警方在克里斯滕森家多处发现了血迹。

  如今,案件有了进一步的发展,希望这次,正义能照亮人间,善良不被辜负。

  这两年来,章莹颖的男友同样忍受着煎熬。

  随后,他又称,6月9日当天整天都在住所睡觉、打游戏。

  除了指导弟弟,章莹颖也是个超级大学霸。

  于是,他们对车辆进行追踪。

  但即便确定了嫌疑犯,章莹颖依然没有被找到。

  2017年一整年过去了,这事依然没有着落。

  他们筹集捐款,捐款数一度高达50万美元。

  也衷心希望姑娘们,尤其是单身的女性,无论身处何方,切记提高警惕,保护好自己。

  但,自章莹颖失踪起,他们查了很久,依然没有找到线索。

  章莹颖失踪第2天,警方到现场取证,无结果。

  王志东律师说,整个诉讼将持续两个月,共分为三个阶段。

  整个过程中,章莹颖不断反抗、挣扎,试图逃命。

  经过比对,这血迹与章莹颖吻合。

  案发当日,被告克里斯滕森假扮成卧底警官,说服章莹颖上车,并将其绑架回公寓,对其进行强暴。

  不过,案子虽然有了着落,但谁也无法体会,失去女儿这段时间,他们是怎样的煎熬。

  但随着时间一天天流逝,案子依然无法突破,他们由最初的坚信,一点点变得迷惘、无助、痛苦乃至麻木。

  北京日报称,在她录下的一段录音中,克里斯滕森表示杀害了章莹颖,还描述自己如何将她带回公寓,强迫她留下,章莹颖又是怎样的反抗的。

  2年来,章莹颖的父母一直在流泪。

  学成归来,她仍不忘突破自己,于2017年4月,去了美国伊利诺伊大学交流学习。

  因为弃尸后,他便彻底清理了公寓与车辆,以掩盖罪行。

  还在当初章莹颖遇害的大树底下,摆放了许多花朵、照片与玩偶。

  他们称,章莹颖失踪前告诉他们,要去签订房屋租赁合同,很快就会回来。

  但他拒不交代章莹颖的下落。

  期间,他掐了章莹颖十分钟,想使她窒息。

  这就表明,这件案子困难重重。

  但令她怎么也没想到的是,这次远行,就是生离死别。

  作者:池槿文

  她的母亲,自从女儿出事后,就再也没有笑过。

  不知过了多久,他又将章莹颖拉到卫生间。

  如何猖狂,令人憎恨。

  这一阶段会历时2周左右。

  但几个小时过去,她仍然没有回来。

  6月30日,章莹颖失踪第21天,警方终于给出答案,称:相信章莹颖已经遇害。

  在另一段录音中,克里斯滕森甚至表示,他曾现身章莹颖的音乐祷告会,还试图物色下一位受害者。

  而章莹颖的弟弟,本是一个阳光大男孩,因为姐姐的失踪,对生活彻底失去了希望。

  此后庭审一拖再拖。

  这一天再次被耽搁。

  案件仍在调查。

  他在采访中坦言:“很无望和无助,非常非常煎熬。”

  第6天,嫌疑人克里斯滕森被FBI传召。

  若细数这起案件,更是令人心寒!

  但遗骸丢弃地至今不明。

  弟弟向记者介绍,他平时很皮,很叛逆,无法与父母沟通,章莹颖便耐心教育自己。

  做完这次采访,章妈妈再也不行了。

  第一阶段,挑选陪审团,历时2周左右。

  如若第一阶段顺利,便会进入第二阶段,定罪阶段。

  章莹颖的家人,希望恶人得到惩罚,判处死刑。

  因为,你的身后,那些深爱你的人,正等待你平平安安回家。

  章莹颖的父母出面回应:“现在只有两个心愿,带她回家,严惩恶人!”

  后来警方还找到了这条被单,血迹一片。

  读完硕士,又继续在中国科学院客座学习了2年。

  随后,他将章莹颖的头颅砍了下来,并处理尸体,丢弃章莹颖的个人物品。

  后来外媒报道,为了破案,FBI寻求过克里斯滕森女友暗中协助,让她佩戴窃听装置监听克里斯滕森。

  2018年一整年,章莹颖都杳无音讯。

  章莹颖拼命反抗。

  在家人心中,章莹颖活泼、上进、明媚。

  澎湃新闻称,经过多日筛选,12人陪审团名单最终确定,包括7名男性及5名女性。

  直到近日,案件再次开审,这事才有了一丝曙光。

  那时候的章莹颖,带着一家人的期待,与满心的憧憬开始了新的生活。

  央视新闻称,美国联邦助理检察官尤金·米勒在开案中指出:

  车主克里斯滕森随即遭到询问,但他却说:“不记得我当时在做什么。”

  到美国不过2个月,她便遇害了,离奇失踪。

  章莹颖的父亲对记者说:“我们过得真的是,没办法过,简直是没办法过,因为晚上不会睡觉,躺下去一个小时,我们一般都是十一二点钟睡觉,等下一两点钟或两三点钟就起来了,起来有时候在床铺上躺着,有时候到外面逛,我们基本上都是这样子,都是这样度过的。”

  之后,他被执法部门监听。

  执法人员对其车辆进行搜索,没有找到线索。

  媒体报道,章莹颖的父母将会在美国呆2个月解决此事。

  律师也强调,2017年7月至12月期间,T.B看了6次心理医生,还花了500多美元购买处方药。

  他对来访者说:“我浑浑噩噩,过一天是一天,整个人发软,什么心思都没有,就感觉被社会抛弃了一样,特别难过。”

  目前,这起案件正在庭审。

  这一天,章莹颖的家人匆忙赶到美国。

  但,这是一个极艰难的过程,因为根据美国律法,12人陪审团中若有1人不同意“有罪”,案件将会进入“流审”。

  而央视网报道,被告律师在动议中称:“有强烈迹象表明,T.B(证人,被告女友)有健康问题,她多次接受心理健康治疗。鉴于她与克里斯滕森的关系及互动情况,她在庭审期间可能会提供煽动性证词。”

  至于这1分钟到底说了什么?

  上车后,大约20分钟左右,克里斯滕森将章莹颖带回了自己的住处。

  次日,美国警方正式宣布,章莹颖失踪案立案!

  一个大活人,无缘无故失踪,实在是奇怪。

  而这12个人,将最终决定被告是否有罪。

  但据庭审目击人称,克里斯滕森将章莹颖带到卧室侵犯了。

  流审期间,法官将会再次诉讼。

  因为他们本来即将结婚。

  “我会听她的,其实她跟我讲的比较好理解。”

  继而,克里斯滕森拿起棒球砸章莹颖的头。

  警方与副教授随后去了章莹颖的公寓,但公寓空无一人,并已被戒严。

  她2013年从中山大学本科毕业后,便直接去北大读硕士。

  这件案子又会拉长。

  最重要的是,让恶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每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眼泪就是流啊流啊,真的很痛苦。”

  这时,办案人员发现,克里斯滕森访问过一个论坛,并搜索过关键词“绑架”、“完美的绑架”、“如何计划一次绑架”……

  随后,他在浴缸中刺伤了章莹颖,接着使用棒球棍打破其头部,掐其喉管约10分钟,令其窒息,再对其实施斩首,最后弃尸他处。

  但调查过程不曾公布。

  第5天,警方开始筛选监控内容。分析得出矛头依然是阿斯特拉轿车。

  新京报记者猜测,或许是这样的伪装,让章莹颖放松了警惕上了车。

  只是据说,学校为了纪念章莹颖,出资修建了一座小型花园。

  期间,章莹颖血流不止。

  要知道,错失一分钟,当事人就有可能遇到危险。

  最初,他们还一直对媒体说:“相信她还活着”,“就算女儿不在世,都要找到她”。

  第3天,警方才查出,有一辆黑色土星阿斯特拉轿车与章莹颖有过攀谈。

  头条新闻报道,美国时间6月12日,被告律师在开案陈词中表示,克里斯滕森承认杀害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并表示章莹颖在死前遭受了侵犯和折磨。

  第二阶段结束,便进入第三阶段,量刑阶段,时长三周。

  于是,他们给章莹颖打电话,但无人接听。

  他坦言,确实在路边看到一位亚裔女性,但他只载了女生一程,然后让她下了车。